风筝有风海豚有海
我存在在我的存在

【瑞文】潮起潮落

先来画个重点,这篇是大写加粗的HE!!!
从萌上瑞文的第一天起,就忍不住希望他们能真的在一起。
我还从来没对哪对CP存有这么深的执念呢……
最近DT的强行解绑我看着实在揪心,也是越来越明白少爷和小白还是不够强大,即便心意相通情投意合也没法真的在一起。
突然间写了这篇文,只想诚恳地祈求上天能看到他们的努力,即便得不到长相厮守,也能朋友之上恋人未满,一直走下去。
此篇是少爷视角,有些道不完整的情节就留着小白来说吧。
不可抗力,不说再见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潮起潮落

1.
孟瑞大概也只是在夜半梦醒时,才会突然间记起那个小孩儿。
有些事不是他忘了,而是他不敢记得。不敢记得太清楚,不敢记得太刻骨。
书架上还放着个保险箱,密码他也记不清了,有时想看看那件卫衣自己还能不能穿下,有时想试试那个Pokemon的充电宝还能不能用,有时想检查下那枚戒指生锈了没……孟瑞总是仰头看着保险箱,想了许久,一脸无可奈何,迷茫间又爬上床入了梦。
其实记得的,对不对。无非就是他的生日,他新歌的发布日期,他新剧的见面会日期……孟瑞难受地将自己捂在被子中,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一觉醒来,什么都记得,什么都忘了。
2.
他和小孩儿最后一次坐在一起聊天大概是那次杂志拍摄吧?他记得小孩儿那时好像想去美国来着。
不过后来的确去了美国,参加了一个音乐节。孟瑞看过粉丝拍的视频,小孩儿穿着干净利落的白T恤,上台的时候仿佛世界都被照亮了。就是瘦了点,真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。还是那么讨人疼,孟瑞看着那个外国小哥一个劲地往小孩儿身边凑,恼怒地一把压下了手机屏幕。那时孟瑞还期待着再次见到小孩儿时,一定不会轻易放过这件事,想着想着忍不住笑开了花,又继续捧起手机看。
他在心里琢磨着要怎么才能吓唬住小孩儿,可想来想去还是放弃了。如他曾说过的那样,他一见到小孩儿,就瞬间被治愈了,哪还能故意黑着张脸呢?
那时的孟瑞有许多许多的计划。自己年底的剧拍完,大概小孩儿也闲下来了吧?正好带他去马尔代夫,再带上小助手这几只,估计明年好几周的污咚都有料了。
小孩儿开心,小助手也开心,小仙女们更开心。
多好。
孟瑞在后来的采访中整个人笑得跟傻了似的,媛媛拦都拦不住。
计划很好。
可惜只是计划,再也没能迈出第二步。
3.
小孩儿的公司突然态度坚决地要解绑,孟瑞一开始还打电话去安慰了几次,后来小孩儿忙着宣传EP,他没敢打扰,一天发几条短信催着多喝水。再后来他自己也进组了,忙完后倒在房间里,想都没想就一个电话打了过去,却一次也没打通。
孟瑞杀青后,回到家里收到了朋友发来的马来西亚游玩攻略。那天下午他断断续续抽了包烟,终于拨出了电话。他的手心里压着那枚戒指,幼稚地祈祷着对戒能连通两人的心,能让小孩儿跟自己说句话。
一个没打通就打第二个,孟瑞在窗边看着车流人流,呆坐了几个小时。
小孩儿,我一个人说我爱你是真的。
孟瑞把所有东西连同着回忆一起都锁进了保险柜。
现在密码忘了,回忆也淡了。
孟瑞的生活又变回了曾经的模样。打理着他的网店,参加些公益活动,主持着小节目。找上门来的戏倒是多了,孟瑞也没架子,有什么角色就演什么角色呗。
只是他再也不肯和男演员组CP了,连点小暧昧都不肯接受了。
孟瑞的态度很坚决,连媛媛都劝不动他。明明是心中放不下那个人,却总爱嘴硬着说一朝被蛇咬。
孟瑞次次拂了那位有钱有势的制片人的面子,结果险些遭到封杀。
那段日子孟瑞没有接到一部戏,网店的业绩不太乐观,节目迫于压力被停播了。孟瑞生活被彻底打乱了,可是他不甘心就这么放弃自己的梦想自己的事业,于是忙忙碌碌大半年没能睡上一个安稳觉。
直到那天小助手打电话告诉他,小孩儿要开演唱会了。
4.
孟瑞才知道这一年多小孩儿已经积攒了这么多的粉丝。他挂了电话后,再看看自己眼前的烂摊子,叹了口气趴在了桌子上。或许当初解绑是正确的。自己本还想着要做棵大树在这个圈里护着小白,可照现状来说谁拖谁后腿还不一定呢。
孟瑞犹豫了很久,才答应跟小助手一起去。
他还是不忍心违背自己的承诺。
孟瑞出门的时候,没忘了拐进超市,拎了瓶雪碧。应该庆祝的。戴上了帽子墨镜口罩,跟着小助手随着人群入了场。
他好像又瘦了些。孟瑞坐在前排过道边的角落里,他看着小孩儿在台上又蹦又跳,阳光又自信,如同盛夏的骄阳散发着无法拒绝的光芒。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小孩儿的感觉,就像孩童时手心里的水果糖,折射着亮光,散发着香甜的气味。孟瑞忍不住摘了墨镜,一抬头恰巧撞上了小孩儿的目光。
他知道小孩儿看到他了。小孩儿的身子僵了一下,但没有卡词,没有掉拍,脸上依旧笑着,只是一直看着他在的方向,不肯移开视线。
孟瑞也咧嘴笑了起来,他想对小孩儿说声真棒,却才记起自己还戴着口罩。
慌慌张张地摘了口罩,一首歌已经唱完了,台上的灯也灭了。孟瑞看着台上的匆匆人影,突然间注意到对面的看台上,有人举着的“瑞文”的灯牌摇晃。那就像黑暗中的一束强光,瞬间狠狠地刺进了孟瑞心窝里。
孟瑞捂着脸伏在腿上,终于忍不住低声哭了起来。
四周又响起了伴奏声和尖叫声,孟瑞抽噎了几下,胡乱抹去脸上的泪水,抬头时眉眼间已没了疲倦与犹豫。
他坚定地看着小孩儿,目光交汇时,孟瑞举起手中的雪碧,冲着小孩儿摇了摇。
那个他,是我。
小孩儿看着孟瑞,边唱边哭,最后泣不成声,提早下了台。孟瑞沉默了许久,再望了眼那块灯牌,将雪碧放在座椅上,悄悄离开了。
终究还是小孩儿给他带来了无限的动力和勇气。孟瑞一直都知道唯有自己变的更强,将来才能稳稳地和小孩儿站在一起,才能真的像大树一样,予以庇护和阴凉。这下被打了一剂强针,他开始愈发地卖力。
不断的试镜,不断的跑剧组,不断琢磨着演技,孟瑞感觉自己似乎回到了大学刚毕业的时候,开始不顾一切地去奋斗去拼搏。
与之不同的是,孟瑞梦着的不再是一个影帝的头衔,而是一个有小孩儿的家。
5.
孟瑞熬过了瓶颈期,网店业绩有所改善,倒是不温不火。
他前两年在一部谍战剧中争取到了一个亦正亦邪的角色。制作团队很优秀,整部剧都受到外界一致的好评,孟瑞也进入了观众们的视线,小火了一把。
他变得更加的忙碌,参加各种节目,辗转地跑组。他的名气开始一点一点上升,不急不缓,稳稳当当。
他没和小孩儿联系上,也鲜少关注小孩儿的行程,他在等待他在努力,他在一步一步铺设着台阶,他在想方设法将当年的梦延续下去。
孟瑞终于收到了他想要的东西,一个著名导演寄来的剧本。
虽然只是个配角,可是牵动了整部电影的剧情发展。孟瑞推掉了一些工作,琢磨了几个月,进组开拍。
拍摄时间不过短短二十几天,导演却被孟瑞的努力和认真所惊艳。他粗略听闻孟瑞曾经封杀,惜才之情顿生,于是有意无意之中总在捧着孟瑞,在后来的宣传中也尽可能叫上孟瑞。
那阵子孟瑞很忙很累,可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随心所欲轻狂桀骜的少爷了。他不会拒绝这些好处,只是默默地排挤出时间,牢牢抓紧每一个机会。
所幸老天还是眷顾有准备的人。
那天孟瑞连夜赶赴广州,一路颠簸到了举办活动的馆场,风尘仆仆地站在休息室门前,才知道同行的还有电影主题曲的演唱者。
王博文。
他一时有些不知所措,站在门外反复走了几步,沉思了许久后深吸一口气,抬手推开了门。
“小白,好久不见。”
6.
小孩儿没理他,翘着腿在化妆台前玩手机。
“小白……”孟瑞能马上判断出他是生气了,还有些委屈。他疾步走向小孩儿,可突然间只觉得这一幕似曾相似。他有些晕眩,相信不了事实了。
孟瑞转身走到沙发边坐下,双手烦躁地蹂躏着自己的头发。这样的梦不是没做过,他总是害怕喜悦落空后的怅然和思念,干脆抢先一步叫醒自己。
空气仿佛凝结了一般,过了许久孟瑞的身后响起脚步声,他的小孩儿走到他身边,蹲下身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腿上,凝视着他小声说道:“少爷,带我去买冻酸奶吧。”
孟瑞只觉得鼻头一酸,他强行克制住自己别落泪,让小孩儿看了笑话。他伸手拉起小孩儿,两人并肩坐在沙发上,互相打量着对方,终是忍不住笑出泪来。
孟瑞将小孩儿搂入怀中,低头亲吻着他的脖颈。小孩儿靠在孟瑞怀中,乖乖的一动不动。孟瑞手臂上的力气愈发加大,怀中牢牢抱着小孩儿,鼻尖只有他的气息,他们之间无需多说些什么,只要这么缠绵在一起,仿佛就能依偎到地老天荒。
孟瑞的嘴唇紧紧贴着小孩儿的颈动脉,感受着血液一曲一张地奔涌,他调整了呼吸,听着两人的心跳声一点一点地重合再一点一点地分离,终于回过神来,亲爱的人真真切切地回到了自己身边。
他松开小孩儿,抬手擦去小孩儿眼角的泪水:“走吧,少爷带你去买冻酸奶。”
他不知道自己的声音已经抖得不成调了。小孩儿忍不住笑出声,悄悄将手伸进孟瑞的掌中,紧紧攥在一起。
小孩儿回来了,不可一世的少爷也回来了。
走吧走吧,管你有什么活动呢。
一切一切,都要为小孩儿让步。
一切一切,都要为小孩儿的冻酸奶让步。
7.
那天晚上回到酒店,孟瑞才知道小孩儿已经与公司期满解约,自己开了个工作室。
两人的事业都已算的上是平步青云,更有了勇气并肩站在公众面前。于是孟瑞果断把小孩儿拐回了自己家,并且召唤回了小助手,污咚准备开启新篇章了。
两人同居不久后孟瑞收到了一个极具权威性的电影节的邀请函,他饰演的那个配角入围了。小孩儿看着孟瑞一脸的喜极而狂,还是没忍住,张口就怼:“说不定评审组寄错了呢。”
“上面有我的名字好吗!”
“那就是他们眼睛都瞎了。”
“诶王博文儿你怎么就不能盼我点好的呢!”
“……哼。”
孟瑞看着张牙舞爪的小孩儿,思索着该不该立刻拖上床进行爱的教育。
还是算了,自家媳妇儿可不是好哄的茬。孟瑞的脑袋上闪烁起“从心”二字。
怼归怼,两人最终还是一起参加了这个电影节。孟瑞参演的这部电影入围了多个项目,小孩儿也因此受邀演唱主题曲。走过红毯拍完照签完名后,孟瑞忍不住凑在小孩儿耳边低声说道:“我们这也算一起走了红毯吧?”
小孩儿实力翻了个白眼,扭头跟上导演的步伐,进了休息室。
于是在后来的污咚里,就有了小孩儿作势要摔掉孟瑞的新奖杯,一脸怨忿地说:“少爷你出名了,就知道拿这个打发我了。”
孟瑞挺直了腰板跪在门边,听着小孩儿的碎碎念,忍不住偷笑。
他抬眼看向小孩儿,目光扫到书架上的保险箱,眉头微微蹙起,紧接着又舒展开来。
0518,他怎么可能忘了。他还记得自己答应过他,每一年都要陪他过生日的。
只是当年的每一句诺言都许得太轻易,结果一个一个都落了空。如今小孩儿终于回到自己身边,他们俩的感情已经无需用这种承诺来维系了。
只要每一天清晨,睁开眼时看见你还赖在自己怀中熟睡着,就好。

End.

评论(9)
热度(75)

© stevenchen.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