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人求长生,我求故人归

【宽修】花吐症

强烈pick宽修cp,太喜欢这对人设了!

三人行实在糟心,玩玩小时候的梗好了。

有部分私设。

各位!你一笔我一笔,宽修就能在一起!

划重点:圈地自萌,不喜勿撕!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【宽修】花吐症

1.

修鹇感觉不太好。

什么情况?

自己得了花吐症?

因为他正暗恋着一个人,郁结成疾,所以说话时口中会吐出花瓣?

如果暗恋的人没有明白自己的意思,自己就会在短时间内死去?

而且化解的办法是和所暗恋的人接吻?

来不及多想,修鹇没有在意那位客人戏谑的眼神,兜着一衣摆的玫瑰花瓣跌跌撞撞着朝着柴房走去。他刚刚从一场突如其来的重感冒中缓过来,就被迫马上回到前厅里等待工作。还是宽永,明明向来木讷,却为了替他接待了几位客人,卖力摆出一副笑脸。

小狐狸虽然不懂事,但还是会想着每天晚上多跑两趟,为宽永打一桶热水泡泡澡。

他将衣摆打了个结,叼在嘴里,兜住自己一路咳出的花瓣。双手堪堪晃悠着提起着木桶,一小步一小步挪到房间门口。小肩膀晃了晃,撞开了房门。

“咳咳咳,宽......宽永?“

他没有想到宽永已经回来了。烛光下少年背对着他,一丝不挂地站在床前。瘦是瘦了点,可是身材匀称,白皙的肤色更衬着修长挺拔。身上的伤痕新旧交错着,以前看着总是刺眼,此时却显露着些许情欲。

修鹇怔在了原地。他看着宽永扭头看向他,熟悉的眉眼间上一秒还是满满疲惫,下一秒就有了几分色彩。

他披上小袍子,一步一步走向他。

“给我吧。”宽永接过沉沉的木桶,看到了撒落一地的玫瑰花瓣。

”这是?“

修鹇回过神来,撞上少年温润的目光,心中突然乱了阵脚。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于是慌忙蹲下捡起一片片花瓣。

“咳咳咳......”烛光昏暗,他借机将咳出的花瓣和地上的花瓣混在一起拾起,站起身又对上宽永的目光。

只是这时宽永笑着问他:“修鹇,你这是给我准备了花瓣浴吗?”

2.

这个夜里修鹇没睡着。

自从进入檀凤楼他们就一直住在一个房间里。两人每天拖着疲惫地身子倒在床上,头对着头,他一句,又是他一句,还是他一句,宽永接一句......聊着聊着就相继进入梦乡。

宽永睡眠浅,有时因为伤口疼痛睡不着。可他修鹇睡不着,倒还是头一回。

花瓣浴的淡淡玫瑰花香还弥留在空气中,他仔细听着身边的少年清浅的呼吸声,默默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声,反反复复数着彼此一分钟三下的心跳。

所以,自己喜欢的是赵宽永。

修鹇很容易就接受了这个发现。

他的工作让他始终对异性有着极强的厌恶。在这个地方,的确只有赵宽永,是他唯一看得到的光明。只有宽永眼里他还是小孩,愿意陪他玩闹。只有宽永就吃素菜,刚好可以和只吃荤菜的他搭伙。

可以说,他的生活里,除了工作,只有赵宽永。

修鹇觉得自己喜欢上这么宠着他的赵宽永,一点毛病也没有。

他悄悄扭过头,看着枕边人的睡颜。

可是赵宽永喜欢自己吗?

他知道有只年轻貌美又多金的母狐狸三番五次地来找宽永,甚至提过要买走宽永;他知道宽永对大家都很好,隔壁一只丑狐狸生病的时候宽永也天天跑去帮忙;他知道宽永正在偷偷攒钱,大概是为了找准机会逃离这个地方,,,,,,

他看着少年,突然心头一疼,翻身趴在床头,捂嘴拼命咳了起来。

自己在赵宽永眼中,只是个也需他要照顾的小狐狸啊。

蔫蔫的玫瑰花瓣落在毫无生气的小狐狸手中,修鹇攥紧了拳头,将花瓣揉做一团,扔进了床底。

“修鹇?你没事吧......”宽永半梦半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修鹇转身看着睁着迷离睡眼的宽永,差点就想直接扑上去来一口。

“没事,快睡吧。”

他还是压抑住了心底的冲动。

他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小狐狸,可是他没有办法想象,在这个地狱一般的地方,如果没有了宽永,自己还剩下什么。

如果宽永要走,他拦不住也不能拦。

可是只要宽永在一天,他就只想蜷缩在这个温暖的火堆旁,不敢冒半点被驱逐的风险。

窗外弦月渐渐西移,想了一大宿的小狐狸终于熬不住,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。

3.

最近赵宽永很着急。

修鹇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地消瘦下去。

他不懂自己的小狐狸到底怎么了,一天到晚地咳嗽。性子也变了,不再黏在他的身后,总是一个人坐在角落发呆。

这些也许可以用那一场重感冒来解释,可是为什么——

为什么他一天三顿给小狐狸喂荤菜,那小身板不长点肉也就算了,反倒瘦脱相了?

向来冷静克制的赵宽永简直要抓狂了。

他只能开始更积极地为小狐狸挡工作,甚至为了让小狐狸休息一天,向老板提出增加自己的工作时长。

可这有什么用?”精尽人亡“在檀凤楼向来不是个笑话,也向来是个笑话。

每天他悄悄起床为小狐狸扯好被角出门后,又总能在前厅看到咳得厉害的小狐狸被壮汉硬生生地拖出来。

赵宽永很愤怒,但是没有一点办法。

小狐狸远远地坐在角落里,用他自己剪的又大又丑的布块,捂着口鼻不断地咳着。赵宽永只能盯住每一个进来的客人,谁走近小狐狸,就拦下谁。

增添伤口的过程是很疼,可他更疼的是自己的小狐狸。

每夜回到房间,看到床前放着的一大桶热水,被窝里蜷成一小团的小狐狸,就忍不住地心疼。

赵宽永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小狐狸的。也许是第一次见面时那个怯怯的小表情,也许是面对素菜时一边戳碗底一边犯愁的小模样,也许是打了一桶热水却踉踉跄跄洒了半桶的小动作......

他开始喜欢逗小狐狸炸毛,开始撒谎自己不吃肉,开始打算要带小狐狸走。

木讷如他,他认为自己的宠爱够明显,他觉得自己和小狐狸是心意相同的,戳不戳破那层纸不是个必要的考虑。

这夜,他扭头看着睡眼朦胧的小狐狸硬撑着为他上药。水雾缭绕,他克制住抬手抚摸小狐狸的眉眼的欲望,但克制不住那个缠绕许久的念头脱口而出。

他看到小狐狸的眼睛亮了起来。

“我跟你走。”

4.

修鹇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这几天他过得很不踏实。花吐症的症状不能让宽永发现,又不得不默许宽永不断为自己挡工作。每天夜里只有等宽永睡着了,他才敢爬起来好好看他一眼。

他曾经想过,要不要偷偷亲宽永一下,等自己痊愈以后,就当一切都没发生过。

可每次都是看了半天不敢下手。

或者说,他更期待的是,宽永也喜欢自己,自己能得到心意相通的吻。

他本来以为大概这辈子都等不到了,只能等着被花吐症折磨到死了。

可是宽永说,要带他走?

修鹇的脑子突然宕机了。

“修鹇?修鹇!”

他听见宽永不断在叫自己,刚回过神来看着宽永,却又没忍住咳了起来。

赵宽永看到小狐狸又开始咳嗽,伸出手去安抚,眼见一片鲜艳的玫瑰花瓣飘落在自己手心。

他诧异地看着小狐狸一边咳出花瓣,一边傻傻地冲自己笑。

还越笑越开心了。

”宽永,你喜欢我吗?“

赵宽永看着一地的玫瑰花瓣,突然明白了小狐狸最近发生了什么。

他起身跨出澡盆,踩着玫瑰花瓣走向小狐狸。

他一把抱住自己的小狐狸,送上一个温热缠绵的吻。

“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。”

小狐狸被赵宽永搂在怀里,吐出了最后一片玫瑰花瓣。

End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怎么说,其实这篇写得我有一点点疲惫。

纯粹是为了想给宽修开个小破车,产生的一个脑洞。

赵宽永现在是不是没有穿衣服!

是不是可以开始耍流氓!

那我们番外见!


评论(3)
热度(51)

© stevenchen. | Powered by LOFTER